优盈娱乐

“用心创造快乐,用爱维护玩家”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优盈娱乐 >

简明武侠小说史

发布时间:2020-02-12编辑:admin浏览(

      注册、登录、咨询页面或许世界上再没有其它任何一个民族,会像我们这样痴情于武侠,武侠是中国人心中的英雄主义,是我们每个人内心无法抹平的豪迈与激情,武侠盛行,或许正是因为我们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英雄梦。

      关于中国最早的武侠小说或武侠故事,有两种说法,一是说司马迁的《游侠列传》和《刺客列传》,另一说法是汉前无名氏写的《燕丹子》。《游侠列传》记述了著名侠士朱家、剧孟和郭解的生平事迹,司马迁实事求是地分析了不同类型的侠客,充分地肯定了“布衣之侠”“乡曲之侠”“闾巷之侠”。《刺客列传》记录的是曹沫、专诸、豫让、聂政、荆轲和高渐离六个人的故事,其中中间四人被称为“四大刺客”,而在这其中,荆轲又是核心人物。《燕丹子》则是把荆轲如何被燕国太子丹招募、如何准备刺杀行动以及刺杀失败的过程进行了一个从头到尾的演义,作品有声有色,气氛悲壮。

      这些故事塑造的大都是一个个侠烈至性,血肉丰满的勇武侠士形象,一直以来激荡着后人的心胸,成为武侠小说发展的源头和动力。

      武侠小说在唐朝慢慢流行开来,唐传奇中出现了以游侠为主的诸多作品,比如《聂隐娘》、《昆仑奴》、《红线》、《虬髯客传》等。其中《聂隐娘》 和《昆仑奴》是收录在唐末文学家裴铏(xíng)的《传奇》之中,聂隐娘近来更是因台湾导演侯孝贤的影片《刺客聂隐娘》而为大众所熟知。这些作品中的侠客个个都是身手不凡,行侠仗义,人们将他们视为英雄,具体以《虬髯客传》为例,它讲的就是隋末时期虬髯客、红拂女、李靖这风尘三侠的豪侠故事,书中人物描写十分精彩,红拂的勇敢机智、虬髯的豪爽慷慨,再加上细腻生动的文笔,成为唐传奇中的上乘之作,金庸更是称其为中国武侠小说的鼻祖。

      武侠文化在宋元时期是一个衰弱的状态,但是到了元末明初时期,武侠文化重新焕发生机。《水浒传》《三国演义》这一类长篇章回体的白话小说的问世,可谓是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它们让世人知道,历史可以用另外一种十分有趣的方式来述说,对于其中的故事,想必世界各地的华人都已经耳熟能详了。

      到了清朝,公案类的小说开始盛行,这类小说是将官府与侠客联系在一起,清官公正廉明,侠客行侠仗义,书中既有英雄肝胆,又有儿女情长,突破了“纯武侠”小说的局限性。如《施公案》讲的是康熙年间清官施仕伦在黄天霸等江湖侠士辅佐下铲除贪官污吏、破案捕盗的故事,《三侠五义》讲的则是北宋仁宗年间,包公赴任定远县、执掌开封府,在众位侠义之士的帮助下审奇案、平冤狱、除暴安良、行侠仗义的故事。清代还有一部经典之作不得不提——褚人获创作的《隋唐演义》,它自隋文帝起兵伐陈开始,到唐明皇从四川还都去世而终,讲述了隋朝覆灭与大唐建立的一段历史,是一部演绎历史风云、歌颂传奇英雄的经典之作。

      除了侠义小说,《西游记》《封神演义》《济公传》《聊斋志异》等神怪类小说在这一时期也得到了很大的发展,成为仙魔神鬼系列小说的前身,由于本篇文章主要是讲武侠,所以在此不多做叙述。

      20世纪20年代,通俗文坛两大巨子“南向北赵”,打破了中国文坛鸳鸯蝴蝶派小说一统天下的局面,开创了武侠小说,成为侠坛魁首。其中“南向”向恺然,又名平江不肖生,凭借武侠处女作《江湖奇侠传》一举成名,成为近代武侠小说的先驱,同时也奠定了他在现代武侠文学中的地位;“北赵”赵焕亭的《奇侠精忠全传》一问世便与《江湖奇侠传》齐名,虽然赵焕亭个人名声不及平江不肖生,他在南派武侠盛行的时候,独撑着北派局势,这也才有了后来“北派五大家”的产生。

      武侠小说创作在三、四十年代出现了“北派五大家”,即“奇幻仙侠派”还珠楼主、“社会反讽派”宫白羽、“帮会技击派”郑证因、“悲剧侠情派”王度庐、“奇情推理派”朱贞木五位作家。其中以北派武侠宗师还珠楼主,又名李寿民最负盛名,其代表作《蜀山剑侠传》的惊艳面世将南北武侠争奇斗艳的浪潮推向了顶峰,因其小说内容奇妙无比,想象丰富,倪匡将其评为“天下第一奇书”,台湾武侠小说评论家叶洪生则是称其为“神怪武侠小说空前精彩第一巨著”。

      除此之外,那个时期还诞生了《荒江女侠》(顾明道)、《四海群龙记》(姚民哀)、《江湖二十四侠》(杨尘因)、《十二金钱镖》(宫白羽)、《鹰爪王》(郑证因)、《七杀碑》(朱贞木)、《卧虎藏龙》(王度庐)等武侠名著,可谓是成熟武侠小说的第一个光辉年代。

      20世纪50年代中期,武侠小说在香港繁荣发展,形成了新派武侠小说,它把武侠、历史、言情三者结合起来,将传统公案与现代推理揉为一体,使武侠小说进入了一个崭新的境界,在这之中,金庸、梁羽生成为当时的佼佼者,二人并称新派武侠小说鼻祖。到了60年代,武侠小说在台湾盛行,古龙脱颖而出,其悬疑推理式武侠小说风格独树一帜,与金庸、梁羽生形成三足鼎立之势,并称为中国武侠小说三大宗师。

      金庸先生的“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一时成为热血青年争相阅读购买的对象,其作品所呈现出的深厚意蕴以及行云流水般的叙述风格,非常人所能及,中国武侠文化的集大成者、华人武侠小说家的泰山北斗,金庸无愧此名。如果说武侠创作的“发扬光大者”是金庸无疑,那么“开风气者”非梁羽生莫属,梁羽生一摒旧派武侠小说一味复仇与嗜杀的倾向,将侠行建立在正义、尊严、爱民的基础上,提出“以侠胜武”的理念,其代表作《白发魔女传》《七剑下天山》《萍踪侠影录》皆充满着侠气之风。三大宗师的另外一位宗师——古龙,同样是一位奇才,他将推理小说的气氛融入武侠,步步迷踪,段段悬疑,引人入胜,欲罢不能,看似荒诞诡谲,待到水落石出之时却又是如此的丝丝入扣、合情合理,另外他喜欢用短句的叙述风格更是自成一派,十分新颖,他的《小李飞刀》《楚留香传奇》《陆小凤传奇》《绝代双骄》等作品也是影响了好几代人。

      80年初,大陆开始对武侠小说解禁,人们开始疯狂地阅读金、梁、古等人的作品,再加上随后的武侠名家温瑞安、黄易,他们各自的代表作《四大名捕》和《大唐双龙传》深受读者喜爱,也多次被搬上荧幕,这便逐渐形成了我们现在熟知的“金古梁温黄”的格局。除此之外,这个时期十分活跃的武侠作家还有倪匡、江一明、风雨楼主、伴霞楼主,卧龙生、诸葛青云、柳残阳、东方玉、司马翎、司马紫烟、萧逸等人,呈现出一派百花齐放,争奇斗艳的鼎盛景象。

      80年代后期,金、梁封笔,古龙逝世,武侠界就一直没有再出现大师级的人物,武侠小说的创作热度逐渐褪去。直到2000年台湾作家孙晓《英雄志》的出现,再度引发了人们对武侠小说的强烈关注,网友誉其为“金庸封笔古龙逝,江湖唯有英雄志”。

      同一时期还有另外两位出色的武侠新锐作家——郑丰和马舸,他们以古朴浑厚的文风、奇妙曲折的情节、高超的叙事技巧成为新武侠时期的佼佼者,他们各自的代表作《无关双侠》和《以待天倾》也颇受好评。

      2000年后,经过读者们的细致筛选和时代的大浪淘沙,现代新武侠逐渐呈现出一种“椴步凤沧”的格局,即小椴、步非烟、凤歌、沧月四位新武侠领军人物,两男两女,各领风骚,各有所长。小椴在古典文学修养方面颇具造诣,文字诗意,但同时又兼具一份磅礴之气,“高明而道中庸,远大而致精微”;步非烟作品气势磅礴、汪洋恣肆,想象力神秘奇特,笔锋变化万端,极大地突破了女性写作的局限,可谓是“一代侠女“;凤歌文风辉煌大气,擅长结构设置,小说高潮不断,在效仿金庸厚重风格的同时又能推陈出新,颇有金庸”侠之大者“的意味;作为四人之中的另外一位女性作家,沧月的作品注重人物尤其是女性人物的内心情感,她的文字华美瑰丽,优雅而又沁人心脾。

      谈到“椴步凤沧”四人,有一本杂志是始终绕不过去的,那便是《今古传奇·武侠版》,他们或是今古传奇暨黄易武侠文学奖的获奖者,或是与《今古传奇·武侠版》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毫不夸张地说,正是《今古传奇·武侠版》为他们搭建了成就武侠传奇的平台。而掀起这场大陆新武侠之风的正是《今古传奇·武侠版》的参与创办者——冯知明,2001年,武侠市场陷入整体低迷的,不久之后《今古传奇·武侠版》惊艳问世,成为21世纪大陆第一家专业的新武侠杂志,冯知明与金庸、梁羽生、温瑞安、黄易、倪匡等武侠大家都有着非常不错的关系,他一方面与传统武侠的代表人物保持密切联系,一方面又不断地推广着大陆新武侠,试图在新旧两代武侠创作者之间搭建一座桥梁,并且成功地构建了这样一个平台,于是这才有了后来小椴、步非烟、凤歌、沧月、江南等知名新派武侠作家的脱颖而出。

      大陆新武侠之后,冯知明一直想做一件事情,就是创造以“鸿蒙”为主题的武侠架空世界,使其成为所有有关鸿蒙的武侠小说的基础世界,掀起一股“鸿蒙大武侠“的创作热潮,再度吸引国人的目光。

      2006年,“九州“火爆问世,这让冯知明意识到”鸿蒙“的想法是可以付诸实践并有可能大获成功的,没能参与到”九州“这一项目中让他懊悔不已,这也让他更加坚定了开展”鸿蒙大武侠“项目的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