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盈娱乐

“用心创造快乐,用爱维护玩家”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优盈娱乐 >

金庸武侠小说的热闹与门道

发布时间:2020-02-01编辑:admin浏览(

      注册、登录、咨询页面说心里话,我对武侠小说最初并无兴趣,以为这些打打杀杀的故事纯属胡编滥造,不值一看。直到有一次,我见一位儒雅的老上级戴着老花眼镜看金庸看得入迷,这才取来一套《天龙八部》看将起来。不看则已,一看就放不下了。自此而后,凡能买得到的金庸武侠小说,就都买来阅读,直到把他写的所有武侠小说都看了一遍。再后来,凡是根据金庸武侠小说改编的电视剧,也逐一看了个遍。

      要说第一感觉,主要还是看热闹。因为在我的头脑中,原本就没江湖这一概念,对武打套路就更陌生了,之所以能一路读下去,在于金庸小说所制造出来的悬念和热闹,特别是金庸笔下的那些人物组合,一个比一个神奇,一个比一个古怪。全真七子、武当七侠自不待说,像东邪西毒、南帝北丐、四大恶人、江南七怪之类的人物,很难用善恶相区分,以正邪来论定,他们上场后的表现,热闹得不得了,不由你不看下去。

      金庸讲述的故事,刻画的人物,生动有趣,余味隽永,以至于让那么多人为之痴迷。回头仔细琢磨,恐不单单是热闹,总有一些门道在里边,总有一些文化因子起作用。中国人的侠客情结源远流长,在绵延累积过程中形成了一种富有传奇色彩的“任侠文化”。若从司马迁《史记》中的游侠、刺客列传起算,经过唐人传奇的烘托、李白《侠客行》的渲染,再到晚清《三侠五义》等书的滥觞,作为通俗文学的组成部分,武侠小说逐渐走向成熟。以金庸为代表的新武侠小说的兴起及影视剧改编的跟进,在更大范围内将武侠文化推向了极致,进而产生了一定的社会效应。由于侠客情结蕴含的是人们对邪恶的愤懑与憎恨,对正义的渴望与追求,进而成为人性中惩恶扬善的内在驱动力,文艺作品中的侠客形象也就很容易深入人心,“侠肝义胆”“侠骨柔肠”“铁血丹心”等词语演化为对崇高人格的赞美,“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等,则成了耳熟能详的口头禅。

      由于武侠小说能够满足各个层次读者的精神需求,长期以来都有市场。如果说高雅文学是殿堂,通俗文学是原野,那么武侠小说就是地道的江湖了。流连于这个江湖的读者群体,熙熙攘攘,热闹非凡。特别是当这个江湖中异军突起,出现了“带头大哥”,就会产生从者如云的轰动效应。金庸将新派武侠小说的艺术魅力提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形成了跨代共享的众多“金迷”;以其作品为底本的影视剧,已普及为坊间娱乐消遣的功夫茶,以至一版再版,拍了又拍。从上个世纪60年代到本世纪中期,《神雕侠侣》已经拍过十几个版本,按理说都拍滥了,也该收手了,可时至今日又要翻拍了。这在中国文化艺术史上,堪称一大奇观。与此同时,贬抑金庸小说的声音也从未止息,总之认为其作品粗陋、浅薄,俗不可耐,根本就不配称文学,更不应选入教材。

      毋庸讳言,金庸书写武侠小说的初衷,确为报纸的发行量计,出于商业头脑。正因为如此,写出来的东西必须有卖点、有市场,引人入胜才行,甚而至于让人拍案叫绝,欲罢不能。幸运的是,金庸做到了,且一发而不可收。自古而今,评判小说水准的尺度很多,集中到两点,一是文学造诣,二是持久畅销。两者兼具,无疑是上品。金庸的作品虽然上不了纯文学的档次,只能归于通俗小说之列,但就金庸作品所产生的社会效应而言,其文化影响已远远超出了文学圈。更何况金庸又花了十年的打磨工夫,将其小说的文学品格提高了不止一个档次。宽广宏大的叙事画面、悬念丛生的故事情节、扣人心弦的打拼场景、波澜起伏的人物命运、出乎意料的人生结局,更是把新派武侠小说的艺术境界推向了巅峰状态。平心而论,传统文化与文化传统不是一回事。金庸小说中所阐发的传统文化,珍珠与泥沙混杂,精华与糟粕并存;其写作套路也是显而易见的,确实没有摆脱传奇叙事的窠臼和斧凿痕迹,在高雅文学的殿堂里也许很难占得一席之地,但在通俗文学的领地里确是异峰突起,独树一帜。

      有道是,高山流水知音少,阳春白雪和者寡;话须通俗方传远,语必关风始动人。唯有根植于大众土壤的文化艺术,才能枝繁叶茂,四季常青。就像风靡全球的流行歌曲一样,又有谁能说下里巴人不是艺术,通俗文学不是文学呢?《基督山伯爵》也就是一个抑恶扬善的复仇故事,在叙事方式和情节铺排上,比金庸的武侠小说并无多少高明之处,还不是一样被奉为经典吗?既然有那么多人乐此不疲地捧读武侠小说,集集不落地追看武侠电视连续剧,总不能说喜欢金庸的人都是俗物吧?不论怎么说,称金庸先生为新武侠小说的泰斗当不为过。金庸走了,却并没有走远,因为他把一个多彩的武侠世界留在了人间,是当之无愧的“武林盟主”,他老人家的精神遗产将与那片汪洋恣肆的江湖同在。(王兆贵)

      我们应牢固树立“文化自信”,深刻把握“各种文明交流互鉴”的大势,又要重视“不同思想文化相互激荡”的现实,深入推动中国同世界深入交流、互学互鉴。

      新的征程已经起步,我们要振奋精神,闻鸡起舞,始终保持那么一股劲、那么一腔热情、那么一种精神,向着美好的朝阳出发,向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前进。

      走过70年的历程,新中国教育成就斐然。在历史的坐标轴上观察中国教育的发展,从国家重大政策的演变中加强对教育事业的规律性认识,可以为中国教育的持续发展铸好磐石之基。

      充分利用5G的技术领先优势,让5G成为媒体传播的“硬抓手”,更好地诠释优秀文化、传播精神价值,切实提高媒体传播效果。

      如果我们可以推进全球优秀人才向中国移动,就能够快速提升我国产业结构的水平,缩小与发达国家在收入和福利上的差距。

      《新时代公民道德建设实施纲要》以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以大力培养担当民族复兴大任的时代新人为着力点,深刻体现了新时代的新要求和新特征。

      在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逆风再起的背景下,中国在维护多边贸易体制、建设开放型世界经济方面的角色日益突显,越来越成为国际社会的聚焦所在和信心与动力源。

      第六届世界互联网大会组委会发布《携手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概念文件,旗帜鲜明地倡导“共同发展”价值,为反思历史、检视当下、走向未来提供了中国智慧、中国方案。

      要对中印关系把舵定向,从战略高度和长远角度规划中印关系百年大计,为中印关系发展注入强劲内生动力,携手实现中印两大文明伟大复兴,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赋予中印关系新的内涵。

      70年来,党领导人民经过艰辛探索,找到了一条把马克思主义普遍真理和中国具体实际紧密结合起来的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向全世界证明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

      70年来,几代中国人准确把握世界大势,不断调整内外政策,推动我国实现从封闭半封闭向全方位开放的伟大转折,谱写了中国和世界共同发展进步的历史篇章。

      在一体化发展和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中国如何适应深刻变革的产业发展新特征,并以此为契机进行产业转型升级战略调整,是现阶段面临的重要问题和紧迫任务。

      当前,尽管中国经济发展面临新的风险挑战,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但主要宏观经济指标保持在合理区间,经济运行继续呈现总体平稳、稳中有进发展态势,推动高质量发展的积极因素增多。

      互联网的独特魅力、强大吸引力和广泛渗透力与年轻党员的旺盛创造力等“诸力共鸣”,使得中青年党员成为“互联网党建”的中坚力量。依靠这支队伍推进新时代的互联网党建,已经成为普遍现象。

      当前,香港极端势力的行为早已越过底线,不仅严重挑衅“一国”底线,也会进一步撕裂香港社会,伤害大陆与香港之间的感情,给香港法治带来巨大危害。

      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贡献给世界的“大国智慧”“大国方案”,更需要“大国话语”来为其保驾护航。必须进一步推动“人类命运共同体”对外话语体系的构建与译介传播。

      全党必须高度重视这些来自国内外、党内外的重大风险,不断强化忧患意识和风险意识,在防范化解重大风险中继续磨砺初心,切实提高进行伟大斗争的能力和本领。

      中国革命精神是我们的一个精神源头。如果没有源头,也就没有后来的水流。同时,还必须认识到,加强中国革命精神的研究,具有重要的当代价值。

      受国内外复杂多变的宏观环境影响,民间投资活动还较为谨慎,存在较大释放空间,这就需要打好组合拳,多措并举激活民间投资活力,扩大民间投资的关联效应和乘数效应,为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提供更多动力。

      一篇篇文章在系统数据库中汇聚起来,一位位专家不断“通关”,成为积极公正的评判者。提升网络理论表达活跃度,激活网上舆论引导正能量,iWaes的初衷,随之逐渐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