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盈娱乐

“用心创造快乐,用爱维护玩家”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优盈娱乐 >

武侠小说路在何方?

发布时间:2020-01-11编辑:admin浏览(

      注册、登录、咨询页面武侠小说一直以来,都被归类于通俗小说那一类,和言情、演义、推理、神魔之类等同。通俗小说,是为了满足社会上最广泛的读者群需要,适应大众的兴趣爱好、阅读能力和接受心理而创作的一类小说。通俗小说以娱乐性和消遣性为创作目的,重视情节编排的曲折离奇和引人入胜,人物个性突出,经历传奇和超凡脱俗,而较少着力于深层社会思想意义和审美价值的挖掘。

      最早的武侠小说,有人认为应该追溯到史记里面的《游侠列传》。不过虽然游侠、刺客两篇的确有任侠义气,轻生死重然诺的豪杰描写,而且对后世也产生了较深远的影响。再其后,唐传奇小说,描绘了虽然隐迹于市井,但已经能够高来高去,行踪神秘的江湖人物。但其篇幅很小,情节也不复杂,内容不完整,还算不上真正的武侠小说。还有人认为明代《水浒传》,应该算最早的武侠作品。可是《水浒传》主要讲述的偏偏不是武侠,而是给读者展开了一幅宋代各行各业生存过程中官民矛盾的画卷。严格意义上来讲,真正比较完整,成型的作品应该是《三侠五义》。这应该是第一部长篇武侠小说。文中关于武功技击(点穴、暗器、剑诀、刀法、轻功提纵术)、江湖勾当(闷香、百宝囊、千里火、夜行衣、毒、人皮面具)以及机关埋伏(陷空岛、冲霄楼)种种名目之演述,均对后来武侠小说的内容素材有决定性影响。

      这种影响甚至一直持续到现在。虽然现在武侠小说式微,但从影视剧翻拍的话题热度上看,武侠小说并不是没有生存的土壤,而是缺少优秀的作者创造优秀的作品。这几年,提起影视中的武侠,仍然只是不停炒金庸小说的隔夜饭。炒饭虽然口味不错,但是一盘饭炒上十来遍就没法吃了。

      诚然,温瑞安确有几部作品成色不错,但综合来看,还达不到金古的高度。温瑞安是继古龙之后,又一个“求变”的作家。古龙最终没有突破自己,晚期对自己的作品表示很不满意。到了温瑞安,虽然从写作手法上的确有了很大变化,但这种变化却未能获得读者承认。

      九十年代初,黄易开创了带有玄幻色彩的武侠小说,一度受到武侠爱好者的追捧,可是,即使是《寻秦记》也没能像金庸的作品那样,拥着持久性热度。到了新世纪,玄幻武侠开始泛滥,特别是网络文学异军突起,大量的武侠作品争奇斗艳,但真正的好作品如凤毛麟角,即便是评价很高的作品,也难以达到金古当年的热度。

      那么,武侠小说是否还有生存的空间?还会不会有人为武侠小说摇旗呐喊?武侠小说的出路在何方?

      虽然有一定数量的读者认为,武侠小说属于快餐式的俗文学,永远难登大雅之堂。但是,从金庸的作品每次被翻拍,都争议不断来看,读者群还是有的。所谓有需求,就有生存的土壤。

      司马迁说:侠以武犯禁。或许人类开始给自己带上镣铐,画出条条框框以来,就不断有人“逆反”。这种逆反心理与行为不仅仅存在于青少年时期,哪怕是步入成年,也时常忍不住调皮一下。

      或许每一个男生内心深处都藏着一个“英雄梦”,幻想有那么一天自己能成为万众瞩目的英雄,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于将倾;提三尺青锋,解万民于水火,纵一叶扁舟,赏五湖之烟霞。

      西方人的英雄情结体现在骑士小说里。东方人则在武侠小说中畅游。所以说,武侠小说还是有市场的,只要作品够水准。

      我想,写到这里,一定会有人问:这些年来,武侠小说作品可以说万紫千红,千奇百怪,几乎各种风格都已经被人写尽。如果继续搞武侠小说,应该怎么写,出路在哪里?

      武侠武侠,当然无法避免“武”。可是,哪怕金庸的作品,经过他运用天马行空一般的想象力,创造出许多名字优雅,威力惊人的武功招式。但是细细琢磨,这些招式从逻辑上分析是经不起推敲的。

      金庸曾强调过,“降龙十八掌”属于外家功夫,可是后来写来写去,仍然以内力支撑,发挥威力。失去内力,这套掌法也失去打击能力。至于内力,本来就是虚无缥缈的东西。好吧,可能有人认为小说嘛,如果不增加内力描写就没法子写得精彩了。而天龙八部里面,许多玄奇的武功就更加荒诞离奇。比如段誉的“凌波微步”,没有一定轻功基础,没有内力支撑,无论速度还是持久性都不达标,怎么可能躲过南海鳄神的追击的?

      那么,怎样设定人物的武功才趋向合理?这是武侠小说的作者也一直在苦思的问题。

      古龙后来简化甚至避免正面描写武功招式,或者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写风云第一刀系列之时,他的武学思想体现于力量与速度的极致上。

      许多小说中,对于点穴的效果作用,都体现在一旦点穴,被点之人就无法做任何动作,于是影视剧中的演员们就跟被大师兄施了定身法一样,一动不动。其实这是一个错误的认知。

      理论上的点穴,只是截断身体某处血脉运转,让人部分身体麻痹,失去知觉(现实没体会过,道听途说)。而且解穴也不是随手一点就……

      对于点穴,愚以为王度庐的表述比较接近流传的点穴效果(详见《剑气珠光》),可做为参考。

      至于用毒,许多小说为了情节,不惜夸大了毒药的破坏力。可是古时候科技并不发达,就算一个有天赋的人,终其一生研究毒药,也未必能研制出见血封喉,堪比氰化钾的毒药。再说,如果毒药如此有效,武功的作用必然会大打折扣,那么天下岂不人人用毒了?

      不得不说,这方面,古龙的设定很合理。他没有太过夸大“毒”的作用,而且还分析了一个人浸淫毒物太久,身体会遭到破坏。现实中化工厂工人的职业病与此类似。

      人皮面具也属于一种不合理的设定。人脸凸凹不平,大小不一,绝对做不到贴一张皮就完全变成另外一个人。改变形象或者可以,但变得和另外一个人一模一样,这几乎是不可能事件。

      金庸笔下黄药师、杨过也都戴过人皮面具,但文中只是描写成,面无表情的怪人形象,这样还是比较合理的。

      至于易容,金古二人都设定为类似女子化妆,也是比较合理的设定,可以做为后人效仿的依据。

      武侠小说之所以登不上大雅之堂,一个原因就是对社会意义挖掘的不够,甚至没有。要知道,你所设定的人物生存的环境,能不能给读者一种身临其境的代入感很关键,如果能够让读者在阅读中产生一种现实的既视感,自然更好。

      如今的玄幻小说,言必上天入地,纵横万里,甚至远达外太空,各种中西神魔交错,成了诸神大混战,如此种种,看得一头雾水,反正笔者欣赏不来。

      通俗小说为了娱乐大众和,重视情节编排的曲折离奇,甚至为了情节设定,改变人设的行为性格,以求情节的离奇,有吸引力。可是人是社会的人,有所为有所不为,人又是独立的个体,有自己的行为习惯。所以无论写哪种小说,都不能脱离人性,任意篡改。

      任何一个给读者印象深刻的人物,都必然有其典型特征,比如郭靖木讷沉稳,中正无私,鞠躬尽瘁,几乎集中了所有正义侠义人物的特点于其一身。

      韦小宝机巧诡诈,身上几乎没有侠义二字,跟郭靖全然不同。但这样融合多数人物优点或者缺点于一身的人物,才具有典型意义,而且让人过目不忘。射雕三部曲能够经久不衰,不但因为其中家国天下的大环境描述,也因为其中创造出众多形象鲜活丰满的人物形象。

      四、庄子曾经曰过:人相忘乎道术,鱼相忘乎江湖。估计这是最早提出“江湖”这个词的。现在基本都以江湖指代人类社会。经常听到这样的说法:他是社会的。

      这是比较狭义的对“社会”的定义。还有人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如果按照这个定义“江湖”就可以说是广义的了。

      无论广义还是狭义的江湖,笔者认为都离不开写人,写人的喜怒哀乐,爱恨情仇。所以武侠不能因为武而武,也不能因为侠而侠。要把人安置在错综复杂的社会之中,来展现“人”的成长、变化以及在社会中的矛盾冲突。

      这方面比较有特点的应该算黄鹰一个。有人曾说,如果黄鹰不是英年早逝,四大家里应该没温瑞安的事。

      黄鹰对于沈胜衣这个人物的刻画就显得很有特点。一个人从大侠到杀手的蜕变,既不落俗套,又合情合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