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盈娱乐

“用心创造快乐,用爱维护玩家”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优盈娱乐 >

武侠小说为什么会没落?“侠文化”已消失殆尽

发布时间:2019-12-25编辑:admin浏览(

      注册、登录、咨询页面武侠小说,是难登大雅之堂的,在文学界,武侠小说的地位一直不被认可,学者们将其称为“伪文学”。

      笔者少时曾给某文学网站投稿,那时我满怀期冀,结果却被编辑小姐狠狠地奚落了一顿。她从头到尾没评过我的文章怎么样,她数落的,却恰恰是我当时认为的武侠小说的“特色”,譬如她针对我设定的主角从七岁开始习剑评论说:七岁就开始练剑了,天才啊?要不要姐姐我先教你喷口水啊……

      我们将这件事情放大再回头来看,这几十年以来,武侠的负面评价并不在少数,精神鸦片、成人童话、价值观千人一面、大侠们成天游手好闲却有着花不尽的银子、人人可以随意拎着刀剑上街……

      其实仔细想想,人们对于武侠小说的数落,大多还是很有道理的。其实有错误也并不是什么坏事,能找到错误,才有改良的空间嘛——然而可悲的是,武侠迷在听到这些指责的时候,反倒深以为然地哈哈大笑:说的对啊,武侠就是这个样子的嘛。

      在过去,也有前辈能吸收这些批评,并对武侠小说进行了局部创新。遗憾的是他们并不出名,所以很少有人看到了这一点——说起武侠,大众只知金庸古龙,知道金古梁温黄的读者,在一干武侠读者中可说足以自豪了——因为笔者接触过的许多武侠作者都只知道这么几号人。

      这些能吸收批评并对武侠进行局部创新的前辈中,我印象最深的是黄鹰,由于笔者接触的大多数作者都不知黄鹰其人,所以我做个插叙简单说下黄鹰的“新”。

      沈郎清瘦不胜衣,沈胜衣这个人,也许不是黄鹰笔下最出色的人物,但聊武侠说起黄鹰要是不谈沈胜衣,你一定就会不痛快,而且是非常不痛快。

      沈胜衣的前半生非常辉煌,少时成名,一出道就横扫江南五大高手,是武林中人人所敬仰的大丈夫、大英雄,此外他还与青梅竹马霍秋娥喜结良缘,可谓名色双收,一个男人能活到他那种地步,下辈子也无憾了。

      是的,沈胜衣很穷。咦,他不是大侠吗?他应该有花不尽的钱财啊,他怎么会穷呢?

      大英雄,豪气干云,他们把别人的事情看的比自己的事情都重,确实令人万分敬仰,但要做他们这种人的妻子,可就实在不容易了。

      沈胜衣大侠也许并不怕过苦日子,但他的妻子霍秋娥可就是跟着他活受罪了。一直到某一年的中秋夜,他的妻子中秋佳节饿了大半天,晚上却还要空着肚子对着月亮——霍秋娥终于开始抱怨了。

      沈胜衣对此表面上无动于衷,其实恨在心头,怨在心中,于是,他投身杀手行当,以此赚钱养家——表面上,他是人人敬仰的大侠,暗地里,他却是江湖中人闻名色变的银剑杀手。

      在黄鹰的笔下,大侠是痛苦的,也有人说沈胜衣是一个失败的大侠——这么说,也许也没错。

      沈胜衣的人生的确是失败的,他本视钱财如粪土,却为了让妻子过上好日子而成为了为钱杀人的职业杀手。然而这还没完,他选择的这个行当虽然带给了妻子锦衣玉食,但忙碌却又使他疏远了妻子,长期的聚少离多,最终使独守空房多年的妻子出轨。

      这个世界上没有永远的秘密,无论是他自己的,还是他妻子的,真相大白后,霍秋娥自缢而死。而后在失去妻子的悲痛驱使下,沈胜衣烧毁了自己的家园——他为了让妻子过上好日子而一手建造起来的家园,可谓家破人亡……

      黄鹰对大侠的刻画,入情入理,虽然不像梁金两位前辈笔下的大侠一般让人敬佩之情油然而生,但沈胜衣这个人,无疑更具有真实感。

      我曾在与一些武侠写手交流的时候,建议他们效仿黄鹰尽量将人们数落武侠不合理的部分合理化,让武侠小说显得更真实一些,结果常遭到反驳:要这样写武侠还有什么意思嘛?

      话说回来,现在学者们对武侠的炮轰,其实基本是以金庸武侠为靶子的,所以这些对武侠的负面评价,大多都推给了金庸先生。而在如今派系众多的武侠小说时代,金庸已经代表不了所有武侠,所以对此有人嗤之以鼻,有人推波助澜,这么一折腾下来,金庸在武侠界的地位演变成要么就是杰出贡献者,要么就是大罪人。

      不好意思,也是难登大雅之堂。近代武侠的开风气者梁羽生先生曾在一次参访中简单提到,当时武侠小说在中国已经没了,他当时已经是社评委员,写专栏文章,又写历史小品,在文学界也算是有一定地位了。

      但这个时候却有编辑力劝梁羽生撰写武侠小说,梁羽生初时一琢磨觉得这似乎有点大材小用,就说:这个恐怕不行,我没有写过武侠,而且这个好像不太登大雅之堂吧?

      负责“搞定”梁羽生的编辑先生很厉害,他说:是不是登大雅之堂,是不是能够创新局面,其实不在别人,完全在你自己。于是梁羽生就开始动笔了。

      粗略看来,从梁羽生开始,前辈们为了让武侠登上大雅之堂,开始做了许多努力,首先是要给武侠灌输思想观念,于是侠文化开始兴起。

      我知道现在有很多关于侠文化的文章和书籍,他们对“侠”做了很全面的诠释,但这里需要注意的是先后顺序——先有了武侠小说,或者说先有了梁金武侠,然后才有侠文化。

      所谓师出有名,前辈们为了让武侠小说登上大雅之堂也是蛮拼的,侠文化的兴起,让武侠小说的逼格有了质的提升——看上去,侠文化简直就像是为了武侠小说量身订做出来的。

      一、武侠小说必须有武有侠,武是一种手段,侠是真正目的,通过武力的手段去达到侠义的目的;所以,侠是重要的,武是次要的,一个人可以完全不懂武功,却不可以没有侠气;

      二、其次,写好武侠小说 ,作者只有具备相当的历史、地理、民俗、宗教等等知识,并有相当的艺术手段、古文底子,而且还要懂得中国武术的三招两式,才能期望成功;

      卧槽,这不仅正能量爆表,从文学角度上讲简直各方面都无懈可击,这样的武侠小说,凭什么还登不上大雅之堂?凭什么还被称为“伪文学”?

      然而结果是令人遗憾的,前辈们做了这么多的努力,武侠小说却依然还是没能登上大雅之堂。我们不禁要问,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

      作为武侠小说的华丽外衣,侠文化当然不能是横空出世,他甚至必须诞生在武侠小说之前,所以前辈们把侠文化的起源往墨家身上引,声称侠文化是源于墨家的兼爱、非攻和止戈思想。

      这虽然有些牵强附会之嫌,但硬要说也是说的通的,但这么说下去,侠文化就成了《墨家思想研究集》,所以专注为武侠正名的前辈们都精明的将其简单带过,然后回到武侠上,谈金庸、谈古龙、谈温瑞安……你会发现,大多数关于侠文化的书籍都像是一些武侠名家的赏析,将他们的作品抽茧剥丝,然后一本赤裸裸的侠文化著作就出炉了。

      更妙的是,他们还能用这套理论来解释武侠小说的衰弱——他们将武侠小说各个时期的代表列出来,然后对他们的“侠”进行简单的概括:

      金庸的侠是理想中的侠,为国为民,扶弱济贫(大家耳熟能详,我就不多说了)。

      古龙的侠体现在人性的自由上,已经不那么为国为民了,主要表现在义气上,对兄弟忠,对朋友义,还算是三观较正。

      温瑞安的侠三观就不那么正了,总结为黑社会帮派火并或者政治斗争权谋之术更合适点。

      然后再拉上现在的仙侠修真小说,主角们个个都十分超脱,人间疾苦与自己有什么关系?他们更关心的是自己如何升级,如何得到最大的利益,财色兼收,超然物外,羽化飞仙……

      然后我们来看第一个问题:“为国为民,侠之大者”真的是金庸所要表达的侠吗?笔者觉得很多武侠读者其实都没认真读过金庸。

      在金庸的笔下,称得上为国为民的侠之大者,恐怕只有郭靖和萧峰吧,然而这两个却直接代表了金庸的思想。

      事实上,金庸在几十年的创作生涯中有过很多自省和反思,如果说金庸在射雕中塑造郭靖这样的侠之大者是他第一个思想阶段,那么再看后面的杨过,杨过这个人可以用四个字概括:至情至性——他根本不关心什么国家民族百姓,只关心自己的爱情感受,什么规矩、礼教、舆论他通通不在乎,他只为自己活着——这样来看,侠的分量是不是又轻了许多?

      然后再看令狐冲,令狐冲这个人天性洒脱,无拘无束,什么规矩、礼教他比杨过更加不在乎,他善良,有正义感,但他实在不像是一个大侠,他更像是古龙笔下的浪子,口齿轻薄,说话不正经,做起事来,也只管自己那一套:“就算是正人君子,倘若想要杀我,我也不能甘心就戮,到了不得已的时候,卑鄙无耻的手段,也只好用上这么一点半点了。”——这已经游离在大侠体系之外了。

      再看韦小宝,金庸简直就是在把韦小宝当成大侠的反面教材在写,他所有的特点都和大侠反着来,獐头鼠目、满嘴谎言、言而无信、拈花惹草……

      看到这里,是不是有种“卧槽,哪要几代人,金庸一个人就差不多把侠文化给败光了”的既视感?

      第二个问题,如果古龙没有取得成功,我想钻研侠文化的前辈们一定不会将他纳入到侠文化体系中——我看古龙六七年,从没在古龙的作品里看出他弘扬什么侠,先生的作品非常直观,他写人,写人的痛苦,写人的无奈,当然也写人的欢乐。后面的黄鹰前辈完美地继承了先生这一点,所以才能创造出了沈胜衣这么出色的人物。

      但作为一代武侠大家,如果先生的成功不是因为“侠”,侠文化这部能解释一切武侠相关的伟大著作就讲不下去了,于是硬生生把“游侠”、“个人的侠”或是“自由的侠”等搬上去,用以说明先生的思想,其实也在侠文化体系当中。

      笔者并没有贬低侠文化的意思,但笔者看过的大多数侠文化著作,都像是在解说金庸古龙的武侠为什么能成功,然后再告诫后世武侠作者应该怎么写武侠一般。

      梁金武侠之后,武侠小说要以弘扬侠文化为主旨,宣传正面积极的思想观念,所有的武侠小说都在描写同一种思想,也怪不得读者们视觉疲劳,骂武侠千篇一律。

      最纯粹定义:发生在古代,人物会武功——你就是把这个定义范围扩大十倍,也轮不到“侠”来分辨这本作品是不是武侠。

      这么看来,这个“侠”简直就像是硬塞进武侠小说中的一样,但是他干掉原配,成了继室。

      曾经我在一个武侠交流群中碰到一个新人,他说想写武侠小说,请教大家他应该怎么做。这时候管理跑出来说,首先你要对侠有一定的理解。这个新人立马就傻眼了,武侠小说不是只要写江湖中人的恩怨情仇就可以了吗?管理说,武侠小说写的再好看,要是没有侠,就只是一团糟粕,毫无价值。新人说原来写武侠这么麻烦啊,那我还是放弃吧,然后退群了,大家纷纷笑他孺子不可教。我也笑了,我在电脑前哈哈大笑,然后默默移动鼠标点退出该群。

      侠文化的确是曾经拯救了武侠小说的一剂良药,但如今药效已经过了——他毕竟只是上一代的前辈们开出药方,现如今,武侠需要新的药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