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盈娱乐

“用心创造快乐,用爱维护玩家”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优盈娱乐 >

我眼中的武侠小说世界观

发布时间:2019-12-23编辑:admin浏览(

      注册、登录、咨询页面在我的记忆中,武侠小说从来都是不受欢迎的,至少在老师和家长的眼里是这样的。那时候娱乐方式单一,只有电视和卡带游戏,图书资源也是非常匮乏的,课外书除了作文竞赛精选,也没有多少选择。随着电视剧的热播,同名的武侠小说就是班级上争相传送的热门读物。

      影响学习,还有容易教坏小孩子,这是听到过最多的反对声音。其实,这么多年来,被妖魔化的东西很多,电子游戏,网络,智能手机,以及现在的各种手游。反对的形式一直都在,只不过反对的内容,随着时代的变化而变化着,说不定过段时间,又会有新的反对事物出现。

      武侠类的小说盗版、伪作很多,质量参差不齐,品类鱼龙混杂,也是称为众矢之的的原因之一。对于大人来说,既不了解,区分起来也太麻烦,不如一并全禁了。尽管是这样,我还是看过不少奇奇怪怪的作品,比如,剑魔独孤求败,金华银叶夫妇外传,华山五绝前传吗,金驼残刀之类的作品。

      说句不好笑的话,我读过的伪作,或者是同人小说,可能都要比正经八百的作品要多。金庸系列作品,就看过射雕三部曲,古龙的也就读过陆小凤系列、小李飞刀系列,长大之后就没有再读过。因为,从小被灌输的观念形成了一种固有的思维方式,武侠小说是不好的。

      那时候的武侠、言情小说,就如同今天的修仙、穿越类的网络小说,一直都处于鄙视链的最底层,即使读过也不好意思拿出来说的。不过,回过头来看的话,愈是禁止的东西愈是传播的更快,正是这种逆反的心理,武侠小说反而成了青春回忆的一层底色。

      早些年看过的书,通常都会印象深刻,即使大部分故事情节都忘记了,但是只要有人能提起一两处小细节,就能瞬间在脑海中构建出完整的场景。不过,回忆归回忆,纪念归纪念,一旦过了那个狂热和躁动的年纪,也再也找不回当初阅读的那种怦然心动的感觉了。

      鄙视链是自古以来都有的,关于侠客们的污名化,可以追溯到战国时代,《韩非子·五蠹》中有云:“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而人主兼礼之,此所以乱也。”古代的游侠们,身怀绝技,远离庙堂,不受皇权约束,行走于江湖之中,只讲究丛林法则,弱肉强食的规矩,也确实是一股不能忽视的力量。

      但是,太史公明显不同意这个看法,他是这样写的,《史记·游侠列传》:“今游侠,其行虽不轨于正义,然其言必信,其行必果,已诺必诚,不爱其躯,赴士之阸困,既已存亡死生矣,而不矜其能,羞伐其德,盖亦有足多者焉。”

      古代的任何政权都不是完美的,也不可能一揽子解决所有的问题,当通过正规渠道做不到事,阴暗角落里的力量就会悄然滋生,达成了一种微妙的平衡。这就相当于是一个生态系统,游侠就是社会自我修复能力的一种体现,如果没有他们,还会有别的力量出现。

      为何乱世出英雄,因为在和平盛世的年代,人人安居乐业,谁会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过着刀口舔血的日子。只有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才会冒着孤注一掷的风险,拼杀出一条血路来。历朝历代的小规模骚乱,还有各种刺客、游侠的传说,无不出现在动乱的年代。

      武侠小说中的世界观,我把它们分为两大类,一种是消极避世的古龙类,一种是积极入世的金庸类。没办法,正经八百的武侠作品,就读过他们二人的,其他的不足以拿来说事,也没那能力。

      古龙类的作品,刻意地抹去历史背景,世界观的设定,几乎就是为了大侠们量身定制的。在这个世界之中,大侠们没有成长体系,一出场就身怀绝技,没有复杂的社会关系的纠葛,不用背负门派和家庭的责任,也不需要考虑吃穿用度,只需要进入角色冒险即可。

      这样的世界观,更像是一种世外桃源,没有庙堂只有江湖,正义和邪恶的边界非常模糊,丛林法则是这里的生存第一定律。所有的角色,都是为了自身的生存而努力,至于巧取豪夺,杀人放火,还是偷鸡摸狗,都要视个人的生存需要决定。

      这样作品的特点,在读者阅读的时候,会觉得非常酣畅淋漓,故事情节也是一气呵成。在故事的迷宫中尽情畅游,在紧要的关头总能峰回路转,逢凶化吉,在作品结束的时候,还都能得到一个谜底和答案。唯一的缺点,就是缺乏回过头看的欲望。

      金庸系的作品,是要放在历史的框架之中检验的,作品中的人物命运,社会背景,都要受到历史的车轮左右,顺之者倡,逆之者亡。不论你是正派反派,主角还是配角,都不能违背这一铁律。人物角色的塑造,又暗合了人生的成长经历,更容易引起读者的共鸣。

      金庸的武侠世界,也是游离于正常世界之外的,也有丛林法则和弱肉强食,江湖中的规矩,就是谁的拳头大谁说的算,凭实力说话。大侠们行走江湖,讲究的是快意恩仇,遵从自己的内心,杀伐决断全在一念之间。但是,不代表主角光环就能凌驾一切,这就是不同于古龙作品的一个特点。

      远离庙堂,不等于主角可以为所欲为,讲究江湖道义,就不能让坏人永远得逞,逍遥法外。符合历史的规律,就必须牺牲一些人物角色的命运,时事造英雄,而不是英雄造时势。人是不能改变历史的,只是历史推动自身前进的工具,他们可以在历史的框架之内,去努力,去改变,去尝试理想,但最终还是逃不脱命运的归宿。

      投身于江湖,就是要摆脱传统社会的枷锁,寻求得到一份自由,这也是侠义精神的一个特征。但是,金庸笔下的角色,似乎要反其道而为之,民族大义,国家的存亡,黎明百姓的安危,都要系于一身,负重前行。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能力越大,责任越大。生于斯,长于斯,无处可避,无处可逃。

      作品中的人物成长性,人物性格的多样化,也是一大特点,任何人都不是纯粹的善或恶,他们身上都有着各自的问题和矛盾。在成长的经历中,他们都要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承担着责任,作出选择的时候,又会身不由己,回忆一生的时候,还会留下各种缺憾。

      我们年少时在书中体验各式各样的人生,感受人生的大起大落,悲欢离合,在成年后,才意识到作品中的人物经历,就是真实的人生,在矛盾和痛苦中成长,还要努力的走下去,最终让自身达到圆满。这就是阅读武侠小说的意义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