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盈娱乐

“用心创造快乐,用爱维护玩家”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优盈娱乐 >

金庸小说主角得到神功为何从不与女主角分享?

发布时间:2019-12-15编辑:admin浏览(

      注册、登录、咨询页面武侠小说的本质,就是让读者代入主角特权的幻想。对金庸小说而言,所有的神功奇遇都是主角特权,断不容他人染指。

      所以不止是独孤九剑绝学,哪怕仅仅是山洞里五岳剑派的失传剑招,令狐冲或者说代入主角令狐冲的广大读者们,根本就不曾想过,作为华山派的首徒,把这些招式上报给掌门人岳不群,本应是最基本的义务和责任。

      因此,令狐冲常为诟病的隐瞒后山剑招一事,其实亦无必要做深入道德批判。他确实不是什么道德高尚的圣人君子,但也并非大奸大恶,仅仅是做出了一个凡俗自私普通人的选择。

      而下意识要独占神功资源、不容许其他人分享的金庸主角,又岂止是一个令狐冲?

      为什么段誉从来没想过教段正淳凌波微步?哪怕是段正淳一次次面临四大恶人的生命威胁?段正淳如果会凌波微步,还会被段延庆几次逼入绝境,最后被擒身死么?

      为什么郭靖,还有黄蓉,明明知道黄药师欲求《九阴真经》十五年而不可得,甚至黄蓉的母亲冯蘅,就是默写《九阴》不成而死,可是他们得到全本《九阴真经》后,想过让黄药师也得到这门无上绝学么?

      为什么张无忌明明知道张三丰这一生,苦苦思索推演《九阳真经》,明明知道武当派的武功缘起,和《九阳真经》干系巨大。可是他自己得到了全本的九阳神功后,回武当山却不肯告诉张三丰?

      张三丰自己长年闭关,推导《九阳真经》全本几十年,每每以此为憾,张无忌从小看在眼里,难道他竟会觉得张三丰真的不需要《九阳真经》?

      从张三丰的角度,大宗师的身份,他当然不可能直接向徒孙索取。可是但凡张无忌稍微懂点事,稍微有一点真正的孝顺之心,也该主动将自己记下的神功秘诀背诵下来,请太师父参研了。

      更不说张三丰和武当诸侠,在他年幼时帮他驱除寒毒那几年,损耗了多少内力,耽误了多少修为,又喂给他多少灵丹妙药、天材地宝;张无忌日后风光时,难道真就那么心安理得,不愿回报?

      这些稍一思索就根本经不起推敲,完全不符合基本人情世故的所谓“黑点”,与其说是这些男主角本身的缺陷,不如说是武侠小说作为迎合大众的通俗作品,由作者和广大读者共同所造就。

      当然,如果一定要强行给众多主角的这种自私行为作辩解的话,当然也不是完全不行,

      “令狐冲认为独孤九剑不是他的所有物,不可任他处置,或教给其他人。他答应过风清扬不和人说这件事,于是宁可被冤枉被驱逐被生不如死,也不肯说出真相,正是君子千金一诺、重礼义德操的体现。”

      “张无忌认为九阳真经只是他学来治伤保命的,不是他的所有物,不可任他处置,或教给其他人。张三丰武功博大精深,已经超过九阳真经所载,所以不告诉张三丰九阳全本,正是尊敬孝顺老张,是重礼义德操的体现。”

      “段誉认为北冥神功和凌波微步,是向神仙姊姊磕头得来的,不认为这些武功可任他处置,或教给其他人。段正淳不是逍遥派弟子,不能学这些武功。所以段誉不肯教,正是尊敬孝顺父亲,是重礼义德操的体现。”

      “郭靖认为九阴真经是周伯通周大哥教给他的,不是他的所有物,不可任他处置,或教给其他人。黄老邪虽然苦思欲求九阴真经十五年而不可得,但是郭靖就是不给他九阴,也是孝顺岳父,是重礼义德操的体现。”

      只要愿意的话,每个主角都一定可以找到他的各种理由……而且很情非得已、很光明正大、很理直气壮。

      小辈因为机缘巧合,得到了某种原非自己所有的奇遇,和养育自己的父母长辈分享,原本是理所当然的事,这才是为人处事的基本道理。至于长辈需不需要,对他们有没有用处,那根本不是小辈自己该考虑的问题。直接脑补长辈肯定不需要,于是就心安理得地将之据为己有,这不是白眼狼,又是什么?

      至于平辈的朋友兄弟恋人,是否分享那才是自己的个人自由,只不过既然不舍得,只想独占奇遇的好处,就别口口声声标榜自己是如何讲兄弟义气,是如何用情至深地贴金了。

      梁羽生小说是没有这个毛病的,代代传承的天山派可以为证;古龙小说这个问题也不突出,因为每个主角的武功大体是自行领悟、量身打造,别人学去了也似驴非马;更有李寻欢-叶开师徒这样两代主角传承小李飞刀绝学的佳话。

      相比之下,金庸小说这种一定要把神功秘籍当做主角私有物的心态,即使在武侠小说这个大世界中,也可说尤为突出。

      二武兄弟作为郭靖黄蓉夫妇的所谓弟子,为何如此废柴?就是作者也好,读者也罢,都根本不可能希望他们这种无人权的配角,学全了九阴真经降龙掌、打狗棒法弹指神通这样的主角绝技。

      堂堂郭大侠和黄帮主的弟子,甚至可怜到连区区玉箫剑法,十几年来都只见黄蓉舞过一次的地步,而平素只配用越女剑法当做主要输出武功。

      另一个配角耶律齐,以他之前跟周伯通玩耍一个月,就能20多岁练到全真七子级别的过人资质,之后跟了郭靖黄蓉十几年,居然混到连霍都都打不过,而霍都在两代主角郭靖杨过面前,只不过一合之敌;这还不算,在通行版《倚天》还要特意注明:耶律齐连降龙十八掌都学不全。

      所以除了郭靖黄蓉作为跨越两本书的主角,大部分金庸主角根本就不会去收徒弟,或者仅仅收教几手功夫的挂名徒弟,而从来没有将生平绝技倾囊相授的衣钵传人。

      又比如段誉的玉洞秘笈,原著中确凿无疑是李秋水留下的,然而至今仍有无数读者,非要自行脑补出「北冥神功肯定和小无相功冲突」,「李秋水自己不会北冥神功和凌波微步」等等论调,然后再挖空心思去找原著的只言片语论据,说白了就是出于自身代入主角段誉后,对神功秘籍的独占欲。

      颇为流行的97版《天龙八部》电视剧,非要生造出一个早逝的小师妹“齐御风”出来,让她代替李秋水留书,代替李秋水做王语嫣的外祖母,其实就是迎合了观众的类似心态。

      连”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女主角尚且都不能获得男主角一样的待遇,更不说男主角的父亲、岳父、师父这些npc了。他们的存在意义,是且仅仅是给主角送武功送妹子的。如果居然想反过来从主角这得到好处,那真是想也别想。这样才最大程度满足了广大读者的代入感。

      对男主角而言,绝世武功也好,女主角也好,师父也好,其他世外高人也好,本质上都是奇遇和福缘,既然是主角的奇遇和福缘,也就是代入了主角的读者的奇遇和福缘,又怎么能给其他人分享呢?

      一旦分享了,就和今天各大网络书站的众多种马后宫小白书,主角没有把出场的每个重要女性角色“全处全收”一样,而是让给其他男NPC一样,读者们肯定要闹翻天下架,大骂作者是“绿帽党”并拉入黑名单了,那作者的下一本书还怎么卖?

      因此,同属于通俗文学,今天那些网络玄幻小说,难道就真的比所谓“传统”武侠小说档次低么?明明首要目的都一样是博取读者喜爱,赚取经济利益。

      金庸古龙们出类拔萃的背后,同样是数十年大浪淘沙的结果,那些和他们同时代的众多武侠小说作家,他们的作品甚至区区一个笔名,今天又还有多少人会记得?网络文学迄今也不到二十年时间,谁又能说再经过五十年、六十年时间积累,就不能诞生出一两位足以与金庸并肩峙立的大宗师呢?

      作为一个有抱负于文坛地位的宗师,金庸写过完全不迎合讨好众受的作品么?1961年《白马啸西风》或者可以算一部,短篇、女主角、武功完全写实化、最后悲剧收场,反响是什么?一部分文艺批评家和文艺青年读者倒是很喜欢。

      可惜这部本是金庸专为电影改编而创作的小说,却至今五十多年,都从没有被任何编导搬上电影大银幕。而即使是电视剧改编,也仅仅有79年香港亚视版和82年台湾华视版,这两个存在感甚低,鲜有人知,约近于无的改版。

      以金庸作品在影视剧的金字招牌,《白马啸西风》的遭遇何其尴尬,市场选择又是何其冷酷:

      除此之外广受欢迎的金庸作品正是如此,其实都是作者的创作意图和读者心理妥协的结果;并非金庸没有尝试过文学层次上的追求,但他的广大读者根本就不买账。

      事实上,阅读金庸小说的绝大多数读者和金庸影视剧的广大观众,也并不会站在比阅读网络玄幻小说时更客观中立的立场。

      唯有牢记一切唯主角一己私利和好恶是从,但凡是剧情自相矛盾和不合逻辑的地方,都解释成“剧情需要”;同时千万别从第三方客观视角去阅读,带着正常逻辑去仔细分析,这样才能够看得心情舒畅;

      正因为既然是“主角利益至上”,那么这些男主角又怎么可能有缺陷,怎么可能有错误?

      所以像令狐冲隐瞒本门失传武功、藏匿不报这样的行径,也就被无数人视为理所当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