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盈娱乐

“用心创造快乐,用爱维护玩家”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优盈娱乐 >

新武侠小说

发布时间:2019-11-28编辑:admin浏览(

      咨询页面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新武侠文学,又称新派武侠文学,这是指发轫于20世纪50年代初的香港,以虚构的历史上的武侠故事为内容的一个文学流派,这一文学流派以金庸、古龙、梁羽生、温瑞安等为代表,为了区别于三、四十年代的旧派武侠文学,俗称新武侠。在武侠小说作者中,金庸古龙梁羽生温瑞安被誉为“新武侠四大宗师”(人称金、古、梁、温四大家)。1985年古龙去世,2009年梁羽生去世。2018年10月30日,金庸先生去世后,新武侠四大宗师在世的只剩温瑞安一位。

      自《史记》列《游侠列传》以来,侠士在社会中就成为一个特殊社会基层的代表人物。但“武侠”一词并不见于中国古籍之中,反而最早出现在与中国同文同种的日本近代文学中。明治时代的小说家押川春浪(1876-1914)曾以冠以武侠之名的三部小说风行日本文坛。当时的中日之间,文化信息传播较快,“武侠”之词遂传入中国。而有些中国人则也以文言文武侠小说为始作俑者,据樽本照雄等编撰的《中国清末民初小说目录》所收书目,可以看出已有以武侠小说面目出现,林琴南钱基博均以文言文写作武侠小说,钱氏更与恽铁樵于一九一六年合编《武侠丛谈》。在鲁迅为代表的五四新文学未登场前,文坛为鸳鸯蝴蝶派、黑幕小说等霸踞,武侠小说也入于其中。

      现代白话武侠小说在社会上崭露头角当推一九二○年代出现的向恺然平江不肖生)、赵焕亭等作家为代表。向恺然《江湖奇侠传》更与刚传入中国不久的电影艺术相结合,在数十年时间内拍成十八集的《火烧红莲寺》而风靡全中国。这其实是当今流行的武侠长篇电视连续剧的滥觞。武侠小说也因此鹰扬于中国现代社会,造就出一代又代的作家和读者,形成了一道独特的文学风景线。

      二十年代是武侠文学由文言走向白话的嬗变的时期,从文白夹杂到渐以白话文为叙事语言,从以短篇为主转向长篇,在内容上仍以古代传奇为主体,以侠士为主角,可说是与宣扬新思想、新文化的五四新文学运动分庭抗礼。二十年代武侠文学有了职业创作的倾向,向恺然、赵焕亭顾明道姚民哀杨尘因等都为武侠文学界一时之选,其出版物又以绣像武侠小说为其特征,这是袭自明清小说的旧衣钵。三十年代则是旧派武侠文学蔚成气候的年代,出现了一代以专职写作武侠小说的作家,可谓群雄并起,将中国武侠文学推到一个高峰,这与中国新文学在三十年代中的大发展几乎是同步进行。这一代的武侠作家构成了旧武侠文学的主力,尤以北派五大家:宫白羽、郑证恩、还珠楼主王度庐朱贞木为其中的佼佼者。白羽的《钱镖》系列,还珠楼主的《蜀山》系列、郑证恩的《鹰爪王》系列、王度庐的《鹤剑珠龙瓶》五部曲、朱贞木的《神龙》三部曲及《边塞风云》等,各呈异彩,拥有大量的读者群。

      一九四九年新中国成立之后,政治热情的高涨左右了文化界的动向,严峻的意识形态更蜕化为严厉的思想管制运动。在台湾,败退到台澎金马的政府也以为总动员,一切的文宣都要为此服务,武侠文学难逃其厄运,在海峡两岸都被视为毒草或不良读物,陷入万劫不复之境地。留在大陆的武侠作家纷纷辍笔。

      新派武侠文学为何在香港诞生,表面上看这是一个偶然,其实是一种必然。说其偶然,确是因为一场武术界的打擂台引起的。五十年代初,香港武术界太极派掌门人吴公仪与白鹤派掌门人陈克夫的门派之争愈演愈烈,遂依武林之旧俗,上擂台比赛。比赛之前,香港报刊大做文章,赛后人们余兴未减,依然众口喧腾,当时的《新晚报》总编罗孚遂“忽发奇想”,要他的广西老乡、平时喜欢填词作诗的陈文统马上写一篇武侠小说。一月二十日,以“梁羽生”之名写作的第一部武侠小说《龙虎斗京华》就开始在《新晚报》上连载,至八月初,该部长篇连载完毕。这个恍如急就章形式赶出来的武侠作品立即成为流行小说,《新晚报》因此销量猛增,而《龙虎斗京华》马上成为街谈巷议、人人争读的流行小说。同时,国外的中文报纸也争相转载,首先是泰国,其后是越南、柬埔寨老挝、缅甸、菲律宾、新加坡、马来西亚等。最重要的是,在香港吹起了“武侠文学之风”。许多大报马上跟风增加武侠小说,参与写作的人越来越多。一年多之后,金庸终在罗孚、梁羽生的动员之下初试啼声,结果一炮而红。《书剑恩仇录》为他的成名奠定了第一块坚实的基石。从1954年到1957年,可视为新武侠小说的早期。

      如果从新派武侠文学的整体而言,或可将中期定为1958至六十年代末(1969)。这一段时间,也是台湾武侠小说家开始活跃的时代。卧龙生从1958年起撰《飞燕惊龙》、《铁笛神剑》等;司马翎亦于1958年涉足武侠文学界,他以“神剑”系列出道,与卧龙生、诸葛青云等并立,有“台湾三剑客”之称。诸葛青云为还珠楼主的私塾弟子,以所谓“才子型”武侠文学而闻名。三人均在1958年从事武侠文学,但在写作风格上基本还是沿袭了旧武侠文学一路。古龙的出现却是另辟新径,他以“新派”在台湾武侠文学界独树一帜。虽然他的“新”法与金、梁有所区别(尤其是在忠实历史、细节描写、文字风格方面),但一般人仍将之归入“新派”。因之,六十年代可谓新武侠文学的鼎盛时期。这也是港台二地兴起的武侠文学之大观。相对而言,大陆这一段时间正是至文革初的亢奋、激动时期,政治运动压倒一切,文坛万籁俱寂。

      回头再来看看新武侠文学大师的作品在两岸的遭遇,就可以印证新武侠文学在香港的出现,既是一个历史的偶然,也是一种文学的必然。梁羽生的作品虽然在香港报纸上连载,但却进不了大陆,也进不了台湾。金庸亦是如此。梁羽生是在改革开放后的1978年才正式进入中国大陆的,金庸在1978年访问北京,接见他之后才渐为改观的。从两岸对其二人的态度,可以看出新武侠文学勃兴于香港,盛行于海外,却因应政治局势的变化而迟至其发端二十多年后才能登陆二地,这是一条坎坷而曲折的道路,但在中国当代文学发展史上却是具有意义的、不可或缺的一环。

      C、比旧武侠小说更注重“文学”内涵,在写作时对文学形象的塑造、语言的提炼、文字的把握、结构的严谨等方面更为在意。

      D、注重人物的思想道德、品味,招式从写实到写意发展,同时,把“侠”的形象提升了,认为“侠”比武更重要。

      新武侠小说是以中国传统小说的叙事模式(章回小说)为躯壳,叙事重在“时、地、人”三方面,时间大都选择在“外族入侵”、“民族矛盾深化”、“”(《水浒》的传统),地点——以“边疆”(沙漠、天山、塞外),内陆则以“北京”、“江南”为主。人物——“侠士VS美女”。语言——新武侠小说有其语言特色,金、梁是文白相间,制诗填词,偏重文学知识。古龙虽以白话语言为主,但也别有其一种独到而鲜明的风格。

      新武侠文学诞生已有五十一年了,这一大型小说作品群的出现,可谓中国现当代文学史上的一个奇观。武侠小说作为一种文学形式,在梁羽生、金庸的改造下焕发出了新的活力,这是香港作家对中国新文学的贡献。新武侠三大家相继谢幕之后,其文学作品一版再版。同时在香港写作武侠小说的还有倪匡蹄风张梦还、高峰等,以及后起的温瑞安等,台湾有上官鼎高庸、易容等。在改编为其他文化产品上,新武侠文学比起其他文学作品似乎更具生命力。尤其是自九十年代后半以来,中央电视台开拍金庸的《笑傲江湖》、《射雕英雄传》以来,更掀起一股热潮。二十一世纪以来,文化创造性产业勃兴,影视、流行音乐之外,加上手机、电子游戏、网络游戏、数码娱乐艺术等成为年青人追求的时尚。随着互联网的日益发达,可以预见,新武侠文学将较其他纯文学或流行文学更易于被改造为文化产品及具创意的艺术作品,这是新武侠文学的一个天然优势。

      即所谓的“新武侠”时期或者大武侠时代。20世纪50年代,武侠在港台的商品化和通俗化潮流中形成。它是以梁羽生和金庸为代表的写虚构的历史上的武侠故事为内容的一个文学流派,指新文化运动后,武侠小说在新文学的影响下,开始白话创作后新一种的文学样式。这个时代名家辈出,梁羽生为开端,金庸为高潮,温瑞安为第二次高潮。金庸、古龙、梁羽生还并称为“新武侠三大家”。

      关于此时武侠中“侠”的定义,梁羽生讲“旧武侠小说中的侠,多属统治阶级的鹰犬,新武侠小说中的侠,是为社会除害的英雄;侠指的是正义行为--符合大多数人的利益的行为就是侠的行为,所谓‘为国为民,侠之大者’。”

      此时武侠大多突破了民国武侠小说的剑仙斗法、门派纷争、镖师与绿林仇杀的题材范围,较多表现人民群众的斗争。着重人物性格描写,兼用中西技法,突破了旧武侠小说的窠臼,剔除了旧武侠的鬼神色彩,要求故事中的奇迹严格限制在“人体潜能”的范围内。新武侠的缺陷在于侠客英雄超人化,他们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包打天下。缺乏现实主义的深度,屈从于商业需要,稗出赘附,故事套路化。

      梁羽生(原名陈文统,1922年生,广西蒙山人)在1954年发表的《龙虎斗京华》,以口语写作,所述史实,所绘山川,均经严格考据,人生性格与心理活动刻划入微,文笔细腻而有文采,旧武侠小说难以与其比肩,从此奠定声名,成为新派武侠小说的发动之作。梁羽生国学根底深厚,他的武侠小说带有许多自己作的诗词,每每传诵一时。他的小说每一部都有明确的历史背景。1956年,梁羽生开始写《七剑下天山》。梁羽生一直写作到八十年代初,他的最后一部小说《武当一剑》初刊于1980年5月9日的《大公报》上,完结于1983年8月2日。代表作《萍踪侠影录》、《七剑下天山》、《塞外奇侠传》、《龙虎斗京华》、《云海玉弓缘》、《白发魔女传》。

      金庸(原名查良镛,1923年生,原籍浙江海宁)的《书剑恩仇录》开始写作于1955年中。《射雕英雄传》写于1957年至1958年之间,是金庸的第四部武侠小说。“射雕”奠定了金庸的武林盟主地位,是公认的经典名著。金庸用十七年写完他的十五部武侠小说,又用十年把这十五部小说全部重新修订了一遍。金庸写作至1972年文革未结束封笔。

      古龙1960年开始尝试写武侠小说,初期的《苍穹神剑》等都十分幼稚,及至1964年才以《浣花洗剑录》等声名鹊起。1965至1966年间是他创作的丰收期,他写作了《大旗英雄传》、《名剑风流》、《武林外史》、《绝代双骄》等名著。1967年创作的《铁血传奇》(即楚留香系列)及以后一直写了六十一部共计28册。古龙其人才华横溢但用心不专,从他的小说就可以看出来。但他妙在有急智,每在关节处突出奇兵。早年古龙并没有自己特出的风格,在台湾的武侠圈子里不算太耀眼;至于他在七十年代的晚期作品,那已明显是江郎才尽、力不从心了。

      温瑞安(出生于马来西亚),1973年作《四大名捕会京师》,1981年作《神州奇侠》、《血河车》等重要作品。八十年代初金庸、梁羽生相继封笔,1985年古龙去世之后,港台武侠小说一片凋零。出于“求新、求变、求突破”的心理,温瑞安从1986年底开始大力倡行“超新派武侠”,或称“现代派武侠”,把大量主流文学的东西引入了武侠小说。曹正文在1989年将其列为第三代新武侠小说的代表,而与第一代的金庸、梁羽生,第二代的古龙并称。

      黄易,本名黄祖强,香港中文大学艺术系毕业。1989年黄易辞去高职厚薪,隐居离岛深山、藏风聚水之地,专心从事创作。至90年代,旋即以独树一帜的武侠作品,席卷港、台两地。1991年成立黄易出版社有限公司,出版了大唐双龙传等作品。黄易的作品场面宏大、人物众多,让人叹为观止。只是在武打招式的描写上显得过于草率,说服力不足。另外,黄易作品往往直接融入一个历史大时代,而不是将历史作为背景。这是其优点,但也受到了历史的限制。

      港台武侠时期港台的其他作家于香港方面有:蹄风、金锋、张梦还、牟松庭、江一明、避秦楼主、风雨楼主、高峰、石冲等;台湾方面,有:郎红浣成铁吾海上击筑生伴霞楼主卧龙生司马翎(即吴楼居士)、诸葛青云、孙玉鑫、龙井天、墨余生、天风楼主、醉仙楼主、独抱楼主蛊上九陆鱼上官鼎东方玉曹若冰南湘野叟武陵樵子慕容美萧逸古如风向梦葵陈青云柳残阳司马紫烟独孤红奇儒秋梦痕于东楼东方英雪雁秦红、墨余生、丁情等。但其中具有代表性与影响力的武侠作家极少。

      武林(武林,与武侠有所不同,概念大一些)小说的内容十有八九还是表现历史上的武侠剑客或从武侠的角度表现历史上的义军斗争和形形色色的社会矛盾;表现武术技击为主要斗争手段的近代、现代革命斗争的,篇什不多。所以“武林小说”实际上是以武侠小说为主。

      在80年代,由电影《少林寺》触发的武侠小说浪潮在国内掀起,武侠小说的发行量大大超过了纯文学作品。1981年,湖北曲艺协会任清等创办了《今古传奇》,连载了欧阳学忠的《武当山传奇》,聂云的《玉娇龙》。1982年,王占君作《白衣侠女》,是为80年代武侠的开山之作。1984年,武侠小说逐渐被武林小说一词取代,并形成浪潮。

      20世纪80年代武侠的精品极少,比较好的作品有:《白衣侠女》等率先灾破了大陆侠义题材的禁区,为八十年代武林小说的崛起奏响了序曲。柳溪的《大盗‘燕子’李三传奇》,冯育楠的《津门大侠霍元甲》,冯骥才的《神鞭》,也都是这个时期的代表作品。

      即是大陆“新派武侠”,是大陆作家对港台武侠的模仿。从沧浪客的一系列的武侠作品中,便可以看出模仿痕迹。沧浪客,原名姚霏,云南师范大学中文系专攻古典文学的教授,在1990年出版了《一剑平江湖》,这可以看作是大陆新派武侠的第一部作品。这个时期的武侠,总体上缺乏文化提升的精品意识,主要沿着港台新武侠的路子讲故事,作品的实际影响也非常有限。

      同期的其他作家还有:青莲子,在90年代初著有《威龙邪凤记》及其续集《青猿白虎功》两部。火梨,上海知识分子,1995年写成一部《舞叶惊花》。张宝瑞,新华社记者,其代表作有《京都武林长卷》系列凡六部、《醉鬼张三爷》、《形意游侠录》等。熊沐,北方人士,生性豪放,第一部作品为《骷髅人》。巍琦,代表作《金帖侠盗》。周郎,代表作《鸳鸯血》。

      即所谓的“新新武侠”、“新世纪武侠”、“网络武侠”、“大陆新武侠”时期。20世纪90年代末,黄易武侠高潮渐渐平息,随着网络文学的兴起,武侠写手们在网络读者阅读选择越来越多,阅读口味越来越挑剔的压力之下,不得不向传统作家的实力靠拢,出现了一些质量较高的武侠作品。1999年上海《大侠与名探》、2001年武汉《今古传奇武侠版》、2002年郑州《武侠故事》等杂志的创刊,促进了武侠的发展。

      2004年,《今古传奇武侠版》半月刊创刊,主编郑保纯提出了“21世纪大陆新武侠”的概念,简称为“大陆新武侠”,主要总结了大陆上一些武侠写手的创作。6月,《新武侠》由长江文艺出版社白桦林杂志社推出。同时期,港台地区特别是台湾岛的创作亦不容忽视。大陆新武侠具备明确的智性氛围和主体意识。郑保纯讲,“我觉得新武侠这个概念,不应拘泥于杂志与图书出版,而应指一种文化潮流!”。

      这些武侠被分成四类:青春武侠(搞笑和无厘头),如《游侠秀秀》。奇幻武侠,如《诛仙》、《搜神记》。女性武侠(类言情),如《血薇》、《镜·双城》。类传统武侠,如《昆仑》、《江山如此多娇》。

      此时的大陆作家有:小椴,原名段银,1976年生,湖北随州人氏。著有《杯雪》、《青丝井的传说》等。时未寒,男,四川人,著有《碎空刀》、《偷天换日》等。江南,籍贯安徽,著有《春风柳上原》、《瀚海龙吟》、《烈火焚琴》、《此间的少年》等。步非烟,原名辛晓娟,1981年出生于四川成都。著有《剑侠情缘》、华音系列:《紫诏天音》、《风月连城》、《彼岸天都》、《海之妖》(附外传《蜀道闻铃》)、《曼荼罗》(附步非烟COS写真集)、《天剑伦》《雪嫁衣》《梵花坠影》(2008年9月修订再版后将不再收录外传《凤仪》)等。沧月,原名王洋,1979生于浙江台州,著有《幻世》、《听雪楼·血薇》等。小非,闽南人,著有《游侠秀秀》等。凤歌,本名向麒钢,重庆奉节人氏,大陆武侠著名作家,今古传奇黄易武侠文学一等奖得主。代表作品《昆仑前传》、《昆仑》、《沧海》。沈璎璎,南方人,著有《琉璃变》等。泥人,著有《江山如此多娇》等。王展飞,1972年4月生于山东省平度市,13岁迁居新疆阿勒泰市。著有《剑啸西风》等。方白羽,九十年代初山东大学电子系毕业,著有《憨侠》、《侠之歪者》等。燕垒生,浙江余杭人氏,著有《明月照山河》、《烈火之城》等。其中尤以凤歌的《沧海》为最,其大胆的创新和对武侠世界的构造,有不失金庸武侠的厚重,将现代武侠带到了一个新的广阔平台。

      进入二十一世纪,武侠小说逐渐被人们冷落,在这段时间,还有大量作品出手的只有寥寥几人,最引人注目的是步非烟平平凡凡,他们分别在短短的几年内,写出了几十部武侠作品。步非烟以其作品大气磅礴,汪洋恣肆,想象力神奇诡谲,笔风变化万端,极大突破了女性写作的局限,开启武侠界中性主张的风气,得到了“百变天后”的美誉,人称新武侠宗师。而平平凡凡,虽然他写的武侠小说极多,但大多数作品实际上很不入流。他的前期作品显得非常幼稚,虽然构思新颖,但文笔较差,内容甚至有些不伦不类,这种情况一直到《成功之后再来求爱》才有所改进。2011年,一度退出文坛的平平凡凡重新执笔发表新作《武侠演义》,这部小说构思构思奇特,想象力丰富,文笔老练,加入许多现代元素,发表之后,一时洛阳纸贵,大受读者欢迎,许多人都惊呼新的武侠宗师终于出现!不过,此书还未完结,以平平凡凡并不严肃的写作态度,只怕会虎头蛇尾。不管如何,若论二十一世纪武侠小说产量最多的作家,步非烟和平平凡凡二人将以数十部作品位居前列!

      在此期间,出现了一部让无数挑剔的武侠迷们交口称赞的传统武侠小说《英雄志》,该书目前未完结. 作者孙晓,现年三十七岁,出生于台北市,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毕业,美国罗彻斯特大学公共政策硕士,现于企业界任职,2000年与以人合资创办“讲武堂”,旨在出版最好的武侠小说和教授人们写武侠小说,并发表第一部长篇作品《英雄志》 ,现仍持续于武侠小说的创作与发表。

      虽然金庸、古龙等大师不再有新作问世,但他们的作品对后辈有着深厚的影响,许多年轻作者都在不同程度上对他们进行模仿,通过各种方式表达对前辈们的尊敬。例如《武当宋青书》、《大侠风清扬》,其中以《梁金古温诀》达到最高点。在《梁金古温诀》一书中,作者对武侠宗师们的钦佩之情贯穿整部小说。可见金庸等人对后辈影响之巨!

      《寻秦记》《大唐双龙传》《覆雨翻云》《破碎虚空》《边荒传说》《荆楚争雄记》《乌金血剑》《灵琴杀手》《月魔》《上帝之谜》《湖祭》《光神》《兽性回归》《圣女》《迷失的永恒》《域外天魔》《浮沉之主》《异灵》《尔国临格》《诸神之战》《云梦城之谜》《大剑师传奇》《星际浪子》《文明之秘》《超级战士》《创世纪》《故乡》《换天》《惊世大预言》《乐王》《龙神》《魔女殿》《情约》《时空浪族》《同归于尽》《异能警察》《幽灵船》《最后的战士》

      《甘十九妹》《铁雁霜翎》《饮马流花河》《马鸣风萧萧》《无忧公主》《白刃》《白如云》《红线女杰》《长剑篇》《风尘谱》《风雷谷》《凤点头》《海无颜》《红灯盗》《金鸟坠》《金玉鸣》《劲草吟》《还魂曲》《浪淘沙》《龙吟曲》《那彩云》《七禽掌》《千里仇》《十锦图》《天魔卷》《笑天录》《艳阳雷》《血雨溅花红》《战云飞》《壮士图》《长剑相思》《双女侠》《飞豹扬鹰》《飞象过河》《凤栖昆仑》《孤剑天涯》《含情看剑》《红线金丸》《鹤舞神州》《虎目蛾眉》《花芯八剑》《剑魄珠魂》《剑气红颜》《剑气珠光》《金弓姹女》《金弓女杰》《金剪铁旗》《泪洒江湖》《魔法神功》《冷剑烈女》《潘郎憔悴》《武林二十四令》《千面郎君》《塞外伏魔》《神州一剑》《剑仙传奇》《桃李冰霜》《天骄驭龙》《铁骨冰心》《三十年断剑恨》《五刃枭雄》《西山翠冷》《雪岭珠魂》《雪落马蹄》《摇光剑影》《鹰飞鹤举》《鱼跃鹰飞》《春江万里情》《铁笔春秋》《江湖儿女》《风雨燕双飞》《凝霜剑》《挑灯看剑》《笑解金刀》《雪山飞虹》《风雨燕双飞》《红灯盗》《太仓之龙》《天龙地虎》

      《梦幻之刀》《剑仙》《桃花劫》《地狱门》《剑仙列传》《金轮傲九天》《风雨江湖情》《妙绝天香》 《绝情天骄》《银月飞霜》《风尘侠隐》《飞燕惊龙》《天香飙》《玉钗盟》《绛雪玄霜》《素手劫》《天剑绝刀》《金剑雕翎》《玉手点将录》《金凤剪》《飞铃》《金笔点龙记》《烟锁江湖》《黑白双娇》《情剑无刃》《双凤旗》《天鹤谱》《飘花令》《镖旗》《神州豪侠传》《天马霜衣》《一代天骄》《桃花血令》《小郎的绝招》《岳小钗》《十二魔令》《燕子传奇》《袁紫烟》《七绝剑》《还情剑》《桃花花红剑》《摇花放鹰传》《春秋笔》《幽灵四艳》《剑无痕》《天龙甲》《黑白剑》《神龙侠影》《飞花逐月》《血剑丹心》《岳小玉》《铁笛神剑》《无名萧》《天涯侠侣》《天才小吹鬼》《仙鹤神针》《玉掌青苗》《剑底游龙》《花赌小邪童》

      《紫电青霜》《江湖夜雨十年灯》《墨剑双英》《俏罗刹》《天心七剑荡群魔》(续《紫电青霜》)《一剑光寒十四州》《夺魂旗》《半剑一铃》《杀伐世家》《折剑为盟》《豆蔻干戈》《铁剑朱痕》《霹雳蔷薇》《浩歌行》《玉女黄衫》《碧落红尘》《劫火红莲》(又称“玉杖昆仑”)《碧玉青萍》《剑海情天》《武林八修》《墨羽青骢》《弹剑江湖》《女双雄》《血掌龙幡》《北令南幡》《书剑春秋》《金手书生》《霸王裙》《四海群龙传》《铁板铜琶》《咆哮红颜》《大情侠》《八菩萨》《梅花血》《武林三凤》《孽海慈航》《霸海争雄》《血连环》《剑戟公侯》《洛阳侠少洛阳桥》《剑道天心》《五凤朝阳》《十二神龙十二钗》《美人如玉剑如虹》《五霸图》《红剑红楼》《朱唇令》《江湖路》《阴阳谷》《武林七杀》《鬼斧神工》《石头大侠》《九剑群花》《孤星冷月寒霜》《五霸七雄》《酆都玉女》《九劫燕支》《万里江湖》《大宝传奇》(续写金庸《鹿鼎记》)《傲笑江湖》(续写金庸《笑傲江湖》)

      《剑神传》《剑海鹰扬》《关洛风云录》《剑气千幻录》《仙洲剑隐》《白骨令》《鹤高飞》《断肠镖》《金缕衣》《八表雄风》《剑胆琴魂记》《圣剑飞霜》《挂剑悬情记》《帝疆争雄记》《铁柱云旗》《纤手驭龙》《饮马黄河》《红粉干戈》《血雨檄》《丹凤针》《金浮图》《焚香论剑篇》《檀车侠影》《浩荡江湖》《武道》《胭脂劫》《独行剑》《玉钩斜》《白刃红妆》《情侠荡寇志》《人在江湖》《艳影侠踪》《杜剑娘》《迷雾》《迷雨情雾》《江天暮雨剑如虹》《强人》《惊涛》《挑战》《刀剑情深》《倚刀春梦》《飞羽天关》《秘境》

      《神偷绿小千》《天下第一当》《江湖急救站》《小鬼大赢家》《奇神杨小邪》《杨小邪发威》《妙贼丁小勾》《妙贼丁小勾续集》《酒狂任小赌》《笑笑江湖》《快乐强盗(好运小吉神)》《江湖一担皮》《江湖一担皮续》《欢乐奇侠》《公孙小刀》《暗器高手》《淘气世家》《淘气世家续集》《惊神关小刀》《新蜀山剑侠传》《新蜀山剑侠续传》《新蜀山剑侠后传》《毛盾天师》《风流小阿霸》《赌国小煞星》《胖帅洪金宝》《狂侠南宫鹰》《江湖双响炮》《武林嘻游记》《赌棍小狂侠》《江湖一品郎》《酒赌小浪子》《绝世幻神》《李小小列传》《天齐大帝》《骰子混混太子》《小鱼吃大鱼》《本尊分身》《魔手邪怪》《百败小赢家》《活宝小淘气》《六宝江湖行》《滑头傻小子》《红顶记》《霸血艳枪》《超霸的男人》《灵天幻刃》

      孙晓,台湾武侠作家,当代武侠作家领军人物,其代表作《英雄志》,是真正气势磅礴的史诗巨作,“金庸封笔古龙逝,江湖唯有英雄志”,这一网络上广为流传的对联,道尽了这部书的优秀与辉煌。

      凤歌,大陆武侠著名作家,杂志编辑,今古传奇黄易武侠文学一等奖得主。代表作品《昆仑前传》、《昆仑》、《沧海》其中凤歌研习金庸等名家的作品,又不拘泥于此,力求创新,其力作,昆仑销量达到有80多万册,成为 大陆新武侠的标志性事件

      韩云波教授在昆仑创作讨论会上提出了以昆仑为标志的,理想主义,和平主义三大主义,分别作为港台新武侠哲学主义,现实主义,民主主义三者的对立,发展与飞跃.凭借,昆仑

      小椴,2001年开始武侠创作,向今古传奇武侠版创刊号投稿乱世英雄传并得以刊发,其古文基础深厚,长于描写,文字诗词化,文风缜密,华丽,得到很多读者喜爱,其后又创作洛阳女儿行,开唐等,颇有好评,被誉为金古梁温黄下的椴,温瑞安更赞其可自立为椴派.

      大陆新武侠代表作家之一。文风璀璨华丽,故事凄丽感人,结构绵密大气,从精彩而富创意的武打、灵活生动的性格描绘、曲折多变的情节布局中,可见其拥有不凡的功力。其代表作“明将军系列”以金戈铁马、英雄气概和技击的阳刚之气,在大陆新武侠作品中独树一帜,被誉为“大陆新武侠扛鼎之作”。

      沧月,为女子武侠的代表人物,也是言情武侠的代表,自2001年在清韵发表文章后,反响强烈,倍受好评,后转战榕树下,并进入今古传奇武侠版等期刊发文,在期刊和网络上拥有大量读者,与沈璎璎并称为大陆武侠双生花,代表作有听雪楼系列、鼎剑阁系列.

      步非烟,北大才女,同为女子武侠的代表人物,其作品于沧月相比有着更奇特的想象力,文风大气磅礴,汪洋恣肆,变化万端,读者众多,源于期刊又不限于期刊,华音流韶系列,武林客栈系列为其代表作.

      文坛外的武侠黑客,N维幻想终极探索者。2001年开始混迹于网络江湖之内,游走在武侠、玄幻之间,以超过百万字的作品称霸武林。因为《大赌坊》、《铁血密捕》等系列,重新建构金古梁温后的乱世江湖,被《武侠故事》评为“四大武生”之一;因为《游戏时代》系列首开网游幻想小说先河,当仁不让地成为今古传奇奇幻》杂志的首席码字客,奇幻界的魔武双修师。